• 字体:

如何处理废弃节能灯?借鉴海外经验破解国内“三大难点”

  从今年10月开始,不少居住在湖景社区的市民发现自家小区门口多了一个亮眼的半人高大箱子。事实上,这些黄色大箱子是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设计安装的废弃节能灯回收箱,这些箱子已进驻12个首批示范社区,共设置25个废弃节能回收箱。

  近年来,节能灯以其高寿命、低能耗的特质逐渐取代传统白炽灯,然而,废旧节能灯中剧毒化学物质汞(俗称水银)对城市的污染却鲜少有人知晓。

  “每只节能灯含汞量一般在5毫克左右,而1毫克的汞渗入地下就会造成大约360吨水的污染。佛山每年废弃的节能灯为400万只左右,对环境的污染可想而知。”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秘书长张华的言语折射出一个现实—佛山目前对废弃节能灯污染的治理几乎为真空状态,铺展渠道对废弃节能灯进行有系统的回收势在必行。

  然而,一只节能灯的回收、运输、处理成本超过3元,铺开渠道收集、处理废弃节能灯成为佛山环保的又一亟待破解的难题。

  废弃灯具污染大危害人体健康

  目前,唐园社区、花园社区、湖景社区等12个社区共设置了25个废弃节能灯回收箱,这些回收箱通体黄色,箱体上注明废弃节能灯回收箱字眼,并有“破碎易污染,请小心轻放”等温馨提示。

  时间退回到2008年,国家启动“绿色照明”工程,城乡居民和企事业单位等大宗用户购买使用中标企业节能灯可获得30%至50%不等的财政补贴。在此背景下,中国各地节能灯的推广非常迅速。仅是2009年,佛山市的高效照明产品推广配额就有205万只。

  据悉,一般节能灯的使用寿命为3000到5000小时,按照用户使用频率不同,一只节能灯一般能使用3至4年。如今,不少市民家庭用的节能灯已经到了密集报废的阶段。

  目前,市民对于节能灯的处置,一般都是随意丢到垃圾桶,市民对节能灯的环境危害知之甚少。实际上,如果废弃节能灯随意被丢到垃圾桶,破碎、焚烧后产生的汞蒸气会进入大气,然后沉降进入土壤或河流并转化成有机汞化合物(如甲基汞)。甲基汞可以通过呼吸系统、消化系统、甚至透过皮肤被人体吸收,并累积在人体的肝、肾、脑等器官中,导致慢性中毒。

  “人体内血汞的含量不可超过1.15毫克,而人体一次吸入2.5克贡蒸汽即可致死。”张华表示,人类会间接被汞污染,由于汞污染环境,汞元素还会被其他动植物吸收,在体内积聚,并最终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

  他介绍道,佛山市共有近200万家庭,按照每个家庭每年更换1—2只节能灯来算,每年废弃的节能灯有200万—400万只,每只节能灯含汞量一般在5毫克左右,而1毫克的汞渗入地下就会造成大约360吨水的污染。

  业内人士表示,我国的节能灯推广如果少了回收这一部分的支撑,就无法形成产业与城市发展的可持续良性循环,国民的身体健康也难以得到保证。“我们协会的会员企业都是照明灯具的企业,十分清楚随意丢弃废弃节能灯的危害,以12个小区作为试点铺开回收渠道,仅是我们走的一小步,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节能灯回收工作,让更多的废弃节能灯得以回收利用。”张华说。

  收集难 废弃节能灯处置成难题

  12月3日,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工作人员阿文和阿芬从早上8点30分便离开办公室,从湖景社区开始,走遍12个社区回收市民丢弃的废弃节能灯。

  在恒福湖景湾小区门口的黄色废弃节能灯回收箱前面,她们戴上胶手套,掀开黄色回收箱的盖子,小心翼翼地从箱体内取出一节节长灯管和废弃的节能灯泡。这是自10月份安装好节能灯回收箱后,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第一次来回收灯管。对于负责回收的两位工作人员来说,回收工作必须持续两天,她们必须跑遍禅城各小区,把废弃的灯泡收集起来,并送到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处理。

  “佛山照明有一台从瑞典进口的机器,原来专门用来处理他们公司的废弃灯管,如今我们协会与这家公司合作,我们负责进社区收集废弃节能灯,他们帮忙废物利用。”阿文告诉记者。

  “节能灯泡回收后,将通过专业分离器进行处理,可将灯泡内的荧光粉和汞元素分开,与其他原材料一起,用于制作新的节能灯泡。”张华介绍说,这种机器在广东只有两台,佛山照明这台机器可将废弃节能灯泡100%利用,变废为宝。“这台机器目前吃不饱,如果用于处理佛山区域的废弃节能灯完全没问题。”

  “废弃节能灯的处理技术上不存在任何障碍,但难就难在渠道的铺设。”张华说,国外的回收渠道和国民的回收意识都很好,目前我国不少城市也在尝试废弃节能灯回收利用,然而效果都不甚理想。

  成本高 处理废弃节能灯需大量资金和人力支持

  目前的节能灯用户分散、灯管易碎、回收点少,难以进行大批量处理。而铺设更多的废弃节能灯回收网点,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支持。

  “一只节能灯的回收、运输、处理成本一般在3元以上,远远高于得到的资源价值。”张华说,他们希望能将此项回收工作长期进行,并大面积推广,但处理成本问题无法回避。

  目前开展第一批废弃节能灯回收试点,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已耗费数十万的费用,该协会还将通过持续的活动,来推进废弃节能灯的回收工作。

  “城市的废弃节能灯量大,必须重点击破。而乡村内的村民一旦随处丢弃节能灯,由于乡村不少地方没有进行道路硬底化,这将直接污染水土。”他表示,回收的网点铺设越多越好,乡村一定要尽快覆盖。“解决回收问题,才是对资源的最大化地利用。我们协会现在在做这件事,但毕竟势单力薄。这将是一个持久战,需要政府、企业、市民全社会一起来关注。”

  他山之石:国外如何处理废弃节能灯?

  由于废弃节能灯含汞对环境危害很大,国外对节能灯的回收处理工作也十分重视,废旧灯管的回收做得相对完善。有资料显示,日本、欧美以及我国台湾地区废旧节能灯回收率达80%以上。

  美国《环境保护法》规定废弃物的原主人要对自己的废弃物永远负责,使得对高强度气体放电灯的处理也提到了议事日程。美国先锋公司已建立了废弃高强度气体放电灯的回收处理工厂,以购买新灯为代价,免费为消费者处理废弃高强度气体放电灯。

  此外,美国有7个州禁止将节能灯直接放在常规的垃圾袋中。而在美国其他州,一年中均有特定时间处理废旧的节能灯。

  日本则是在节能灯回收处理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在北海道有专门处理废弃电池和废弃节能灯的机构,其收集方式93%通过民间环保组织收集,7%通过各厂家收集。